当前位置:首页 >> 魅力博野 >> 文化艺术
【名家名篇】东章新阡祭田记
发布时间:2020-04-16     信息发布人:政府办

呜呼!先太夫人以节孝定窆于东章新阡,迄今五十年,所封树棥然⑴,墓田翼翼,而其缔造之艰难与立教之大义,未敢一日忘也。康熙三十二年,先大夫即世,将祔祖兆,族人隘之,太夫人泫然曰:“孤寡何敢与争?舍东旧有扬场地,咫尺便祭扫,可以营葬。”当是时,伯父缘事,叔父出亡,外侮频仍,地已鬻于乡邻,太夫人易簪珥,傭女红,克期勤事,仅购墓所南半九亩。越十八载,余馆于祁南⑵,太夫人节缩束脩⑶,乃购北半九亩。洎守襄阳以还,太夫人节缩俸金,乃购墓所左右地,增为六十五亩,又置四隅地,广至七十七亩有奇,皆不惜重资而后得之。墓西有王田⑷一亩,尝售之叔子,寻以墓木蔽芾,率尔授人,余终养归里,闻而悲咤,亟以良田三亩兼金三两易之。呜呼!伯氏无嗣,叔氏有后而无学,虽从葬而并未与墓田之为,尺土尚不知守,是宗法不明之过也。今以墓道南北近地增为百亩,永作祭田,以供粢盛,兼备修除之用,宗子主之,不许分析质鬻。先大夫之葬也,太夫人植双杨于墓前,活其一。寻又植柏十六,其余诸树,余手植者三十有五,与田并购者倍之,四周柏与杨相间,三百有八,则太夫人归自河南,展墓所命也。树购外乡,工雇族人,即叔孙亦皆计日予直,子姓其识之矣,往者可知。呜呼!君子虽贫,不斩邱木⑸。吾见世俗以贫而鬻邱木,其贫滋甚,足知忘本蔑祖,罪通于天矣。凡我子姓,培兹封树,不许剪伐盗鬻。太夫人尝呼小子而训之曰:“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,惟赖名节耳,妇人失节,不可为人。男子而不能廉隅自守,亦与妇人失节等甚,且嫖赌酗狠,尤干法纪,不许祔新阡。娶失节之妇不许合葬,违者倶以不孝论。”呜呼!五刑之属三千,而罪莫大于不孝,当道所不贷也。子姓戒诸嗣,自今封树茂矣,祭田具矣,子姓安享其成,亦念夫缔造艰难,积累五十余年之久而后致此规模耶!余以凉德,洊历封疆,内忝卿贰,非有殊才异敏,以从政皆遵我太夫人之教以成以立,而不致有辱其先也。爰述节孝之遗训,具刻于碑,俾我子姓共知其义而敬守之,以为世法,勿忘所自,庶几可祔新阡而不怍云。

(尹会一撰文)

【注释】

此碑为尹会一在东章村东墓地所立。碑文详述东章新阡的由来和发展。尹会一遵母命订立葬入新阡的规矩,这些规矩即便如今也有些许积极的意义。墓地毁于文革时期,碑已不存。碑文收入乾隆三十二年《博野县志》。

⑴棥:古同“樊”,篱笆。

⑵馆于祁南:在祁州(今安国)南部应聘教私塾。馆:教私塾。

⑶束脩:教学的酬金。

⑷王田:田地。

⑸邱木:即丘木,指墓地的树木。

⑹余以凉德,洊历封疆,内忝卿贰:我以微薄的德行,荐任封疆大吏,朝廷内忝列次于卿相的官员。凉德:薄德。洊历:荐任。卿贰:次于卿相的朝中大官。

参考译文
    啊!先母太夫人因为遵守贞节和孝道在东章新坟地那里选定墓地,到现在五十年了,在那里种的树木茂盛得像篱笆一样,坟地庄严整齐,但是坟地创建的艰难和树立教化的大义,我一天也不敢忘。康熙三十二年(1693年),先父去世,将要埋葬在祖坟那里,有同族的人阻拦,太夫人流着泪说:“孤儿寡妇怎么敢和人争斗?住宅的东边原有一块扬场的地方,离的很近,方便我们祭扫,可以在那里埋葬。”在那时,我的伯父因事不在,我叔父逃亡在外,被外人欺负的事经常发生。这块地已卖给了乡邻,太夫人卖掉首饰,做佣工缝补浆洗的活儿,约定期限尽力偿还欠款,仅买下了墓地南侧一半共九亩土地。过了十八年,我在祁州南部应聘教私塾,太夫人节省下我教书的酬金,买下墓地北侧一半共九亩土地。从我担任襄阳知府后很长时间,太夫人节省我的俸禄,买下墓地左右两边的地,增加到六十五亩,又购买了墓地四角的土地,扩展到七十七亩还多,这些地都是不惜花费重金才买到。墓地西边有一亩地,曾卖给叔叔的儿子耕种,不久他就以墓地的树木遮挡的理由轻率地卖给了他人,我辞官奉养母亲回到老家,听说此事而悲愤叹息,急切地用三亩良田另加三两银子买回来。唉!我的伯父没有子嗣,我的叔叔有儿子却不学无术,虽然叔父和伯父都埋葬在新坟地里,但是他们并没有给墓地。给了叔叔的儿子那么小的一块土地他还不知道保守,这是没有讲明宗族规矩的过错。现在将墓地道路南北附近的地买下,增到一百亩,永久作为祭祀用地,以便供应祭祀用品,并备用作为坟地修葺花费之用。由长子主持此事,不允许分开和质押出卖。埋葬先父时,太夫人在坟墓前种植了两棵杨树,种活了其中一棵。不久又种植柏树十六棵。别的各种树木,我亲手栽的有三十五棵,和田地一起买过来的树多一倍。墓地四周柏树和杨树相间,共三百零八棵,这些是太夫人从河南回来,扩展墓地命我栽种的。树从外乡买来,栽树雇用家族的人,即使是叔叔的孙子也都按天给工资。后辈们要牢记啊,过去的事要知道。啊!有品行的人即使贫穷,也不砍伐墓地的树木。我曾见社会上有人因为贫困而出卖墓地的树木,因而他的贫穷更加重了,从这件事上就足以知道忘记根本、蔑视祖先,罪过大得能通到天上。凡是我的子孙,要培育这些墓地的封树,不许砍伐盗卖。先母太夫人曾叫我过去训诫说:“人之所以和禽兽不同,只是在于名誉与节操而已,妇人失去节操,就不可称为人。男子不能廉洁自守,也和妇人失节等同,更别说嫖、赌、酗酒、凶狠,这些更是触犯法纪,这样人不许埋入新坟地,娶了失节的媳妇不许合葬,违反这些的都以不孝论处。”啊!刑罚之类有三千条,而罪过没有比不孝更大的,也是政府所不宽恕的。子孙们要训诫后代,从今以后坟地的封树已经很茂盛了,祭祀用地也准备好了,子孙后代坐享其成,也要顾念创建的艰难,逐渐聚集了五十余年之久后才到了这样的规模!我以不多的德行,多次担任封疆大吏,在朝堂担任高官,不是我有特殊的才能和异于常人的敏锐,而是处理政事都遵照我母亲太夫人的教诲才成长自立,因而不致于有辱先人。我因此记述先母节孝的遗训,都刻在石碑上,以便我的子孙都明白其中的大义而恭敬地遵守,以此作为世人的典范,别忘了这是从哪里来的,这样差不多就可以埋入新坟地而不羞愧了。

来源:《博野历代碑刻辑释》

 

友情链接:
博野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    联系电话:0312-8322952    网站地图
    博野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    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312-8322217 邮箱:boyewangxinban@163.com
       冀ICP备09017646号  冀公网安备 13063702000073号  政府网站标识码1306370003